關於部落格
最初的衛秋
  • 160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【鴉片】試閱




徐成東——他的上司。

保泰人壽信義區的區經理,年薪破五百萬,據說是個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男人。

他,靜靜斜倚在他個人辦公室門口前,雙手抱胸,頭髮往後梳理,看起來格外成熟內斂,眼神沉穩,猶如平靜深不可測的海,猜不透他下一秒的行為,讓人忘了他終究是海,翻臉無情,瞬間吞噬的力量更令人膽寒。

而且自他稍來的視線看到一難以形容的感覺,帶有莫大的壓迫與威脅感,更有一種強烈的掠奪。

掠奪——他相信應該是自己看錯了,徐成東是區經理,而他只是個剛進入公司的業務員,照理不會有讓他有想掠奪的意圖,他們兩人根本是天壤之別。

徐成東的目光穿越眾人直接鎖住自己,存在感極為強烈的他,即便身處在百人的公司裡也難以忽略他。

他天生有股吸引眾人目光的能力。

「以旭,恭喜你達成五萬的業績了。」

一聲恭喜,喚回他的思緒。

五萬,乍聽似乎很厲害,其實在這個信義區的高級地段算是最後墊底的門檻,倘若連這小小門檻也跨不過就可以準備離開了,為了不讓學姊的面子掛不住,他努力地將一干親人全部拉來,努力遊說他們保險的好處,終於才獲得五萬的業績,然而接下來才是更殘酷的考驗。

每個月除了要維持基本的業績更要努力開發新的客戶拿到新的保單,其實,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勝任這項工作,只是學姊大力讚許這間公司,並保證他的前途之後,他便抱著一試的心態前來,希望能做出不錯的成績。

「謝謝。」他面帶微笑跟同事道謝。

「努力保持下去,朝著主任的業績加油,知道嗎?」

張伶愛是他的大學學姊,是保泰人壽的經理,非常照顧他,外型亮麗個性開朗又相當有責任感,因此對這個學姊,他始終有分難以言喻的感情,即使明知她有男友,依然忘不了她也十分清楚自己配不上。

他們的關係僅止於學姊學弟,難以跨越。

他也不敢跨越,只因心知肚明彼此的差距有多大,不可能屬於他的,便不會強求,這是他的個性。

「謝謝學姊,我會更努力。」肩上的業績壓力讓他苦笑摻半。

「只要你多努力一點,主任的位子很快就等著你做。做保險這個行業就是要努力,充實人脈、勤跑客戶,讓客戶知道你的服務曉得你的用心,他們自然會信任你,並且介紹其他客戶給你。千萬不要覺得推銷保險很有壓力,換個方式想,你也是在幫他們理財,畢竟如果出了事情,沒有保險才是最糟糕的事情,知道嗎?」張伶愛充滿自信地開導蕭以旭。

「我曉得了,學姊。」

Tina,他是妳的業務員嗎?」

低沉的嗓音在耳畔響起,蕭以旭轉了頭,看見徐成東已經站在他身旁。

這是他們第二次見面。第一次是他剛進公司的時候,徐成東當時趕著去美國,他們僅有匆匆一瞥的照面,然而他已對這位上司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徐成東這一走近,立刻顯現兩人身高上的明顯差距,自己約莫一七五的身高,對方應該有一百八以上,神情冷肅,格外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,有瞬間,他會有種無法呼吸的難受,這男人帶給自己的壓力竟明顯之大,以後還是少接觸為妙。

「是的。他是我的學弟蕭以旭,兩個月前才進入公司,那時候本想跟區經理介紹,不過您忙著出差的事情所以沒能正式介紹,以旭相當上進、認真,我相信過不了多久,他一定能做出一番不錯的成績。以旭,這位是我們這個區的區經理——徐成東,也是我的直屬上司,如果我不在公司,你有問題都能找區經理幫忙。」

蕭以旭望著徐成東那雙有點難以看穿的眸子,內心不知何故竟有幾分緊張。「是,以後還請區經理多多指教。」看見學姊和徐成東相處那麼自然,難道都感受不到他散發出來的那股無形壓力嗎?

兩人站得那麼近,他深深感受到他直逼而來的魄力。

不太像是敵意……是敵意也沒必要,他只是個小業務員是能帶給他多大的壓力?

掠奪?!

嗯,更是不可能,他相信絕對是自己看錯。或許是因為剛來到新環境有點生疏才會無聊想東想西。

「蕭……以旭是嗎?只要腳踏實地肯努力就會做出成績,加油。」

徐成東伸出手,蕭以旭連忙握住,立刻發現他的手掌很大、厚實。握了幾下,放開之際,掌心內竟感覺到他指尖的摩擦,那一瞬,他背脊顫了一下。

這……那個……應該不會是他所想的那樣吧?

應該、應該只是一個誤會才是吧?嗯,肯定是。

蕭以旭握緊了掌心,收在身後,抬頭,迎上徐成東的目光,那帶有審視意味的視線又在他身上徘徊幾秒後才收回,可這短短幾秒時間內已經讓他心驚膽跳不已。

逗留在徐成東唇邊略帶勾引的笑意也必定他的錯覺。

稍微寒暄一番後,離開他們的視線走回他的辦公室裡,蕭以旭這才放鬆輕輕吁了口氣。

「怎了,很有壓力?」張伶愛好奇地問。

「學姊沒感受到區經理散發的那股迫人的氣勢嗎?」

張伶愛淺淺一笑,說:「還好,大概是因為我是以他為目標吧。區經理的業績始終讓人無法超越,我卻不相信自己做不到,你等著看,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超越過他!」

學姊演底閃著自信神采,徐成東看了不禁一笑。「我相信學姊必定能做到。」

「你也要好好加油,你是我帶進來的學弟,很多人都等著看你交出漂亮的成績單,別讓我失望,知道嗎?」

「是。」唉,這壓力可真重。

「好了,你先去忙你的事情吧,中午你自己去吃飯,下午我帶你去客戶那裡。」

張伶愛交代完畢,一旋踵,迷人的倩影也沒入她的辦公室。

徐成東環顧一下四周忙碌的環境,深吸了口氣,坐下。

其實當初學姊要拉他進入保險這一行時,他曾經想了很久,一來他的個性並不開朗,實在做不到跟任何人都能保持一點交情,他的朋友更是沒幾個,而保險是最需要人脈的一項工作,沒有好的人際關係便很難往前跨進,只是……學姊的美意,他不忍拒絕,加上父母也鼓勵他要走出去,多方面嘗試,他才會答應試試看。

既然已決定進入這個行業努力,他就該心無旁騖專心做出一點成績讓父母放心。畢竟他已經當完兵了,若在沒辦法找到合適自己的工作,只怕會讓替父母帶來麻煩,他們年紀已大,他不希望他們還要為了家計繼續操勞。

至於其他事情,他暫時不會去想,包括……愛情。

蕭以旭投入工作便會十分專心,等他手邊的工作暫時告一段落,回過神時才發現身邊的空位都空了,辦公室裡只剩下自己和總公司派過來的行政人員。

他稍微活動一下筋骨,準備外出吃飯。

起身的時候,不意發現眼前多了一抹黑影,抬頭看,竟是徐成東。他本以為辦公室內的人都走光了。

「區經理,您還沒去吃飯嗎?」

「正要去,一塊吧。」徐成東朝他點了頭,客氣微笑。

他和徐成東吃中飯?早上對他的疑慮還沒解除,他想最好還是避開比較恰當。

「不了,待會兒還有點事,晚點才去吃。」

「怎麼,怕我嗎?」

「沒有……」徐成東問得如此直接,一下子害他不知怎麼回答。

徐成東或許沒有直接明示,兩人也是第一次有接觸,不過他已經感覺得到對方的異狀,即便不願亂猜測,心底多少有所提防。

他並不排斥那樣的人,只是千萬別牽扯上自己。

「那一塊吃個飯,我又是T的直屬上司,請你吃飯應該不為過,走吧。」他語畢,逕自邁開步伐往門口走去。

蕭以旭略顯為難地看了看他的背影,面露猶豫,一會兒後還是追了上去,再怎麼說他也是他的上司,再者,關於他的揣想是他自己的想法,也非常有可能是他過度敏感。

來到電梯口,正好下樓的電梯抵達,蕭以旭率先進入替徐成東服務。

徐成東步入的時候,往最後頭一站,似乎沒有開口的打算,蕭以旭也不說話,兩人的沉默頓時讓原本已經夠小的電梯顯得更有種難以呼吸的困難。

蕭以旭不敢轉身,尤其裡頭只有他們兩人,可以說他有一點懼怕徐成東的眼神,他的視線真的很像凶猛的肉食性動物,更像是獵人盯著獵物不放,令他有一種汗毛倒豎的緊張感;電梯內的左右後方都是鏡子,他盡量往前看,不敢偏了視線。

只要視線不交錯,他就能佯裝沒發現,可以盡量表現出正常的樣子,可儘管他想裝作若無其事,似乎也有點困難,因為自始至終,徐成東的眼睛就不曾離開過他。

無論如何他都無法忽略他帶來極大的壓迫。

這男人確實讓他相當不舒服。

蕭以旭告訴自己,同桌吃飯只有這一次。

剛來到新公司,附近環境不熟悉,是由徐成東領著他到附近一間餐廳用飯,餐廳裝潢極有格調,Menu上的價格也令人咋舌,一頓中要價五百元,不是他能吃得起。

「怎麼了,沒你喜歡的菜色嗎?看你喜歡吃什麼,我可以吩咐主廚。」

「不,不用了,我只是不知道吃什麼好。」

「那我幫你決定,麻煩兩份特餐。」

Menu在上並沒有看見特餐這兩個字,眼底剛浮現疑惑,徐成東已經為他解答。

「我對吃比較挑剔,老闆是我好朋友,熟知我的喜好,所以我有特別待遇,可以點我習慣吃的特餐。」

原來如此。看得出來徐成東應該吃得很開。

蕭以旭淡淡揚笑,不置一詞。

「你話不多?」

「不太會說話,怕會說錯話。」他生性內向,又不擅與人互動久而久之便習慣成為團體之中沉默的那一個。

「往後你是業務員,這個習慣就得改變了,畢竟若你沒有主動一點,客戶又怎可能信任你?」

「我會盡量改。」

「我看T很照顧你,別讓她失望了。」

「謝謝區經理。」

「客氣了。我看得出你很聰明,你會成功。」

直到服務生上菜以後,兩人的交談都圍繞在工作之上,沒有聊到期他的話題,方如釋重負,確定是自己小人多心了,徐成東就跟平常的上司無異。

果然是他想太多。

這番交談也讓他發現徐成東十分睿智、態度成熟,給了他非常多的建議,讓他受益良多,若有機會,他真希望能再有這種交換意見的機會。

下午,張伶愛並沒有進辦公室,只有打一通電話回來,說無法進公司了,蕭以旭便忙了一些事情,聯絡幾名即將要前往去拜訪的客戶,這一忙,轉眼已是下班時間,不過四周的位子仍有人在忙碌,畢竟做這一行業靠的就是比其他人更投入更努力才有機會成功,不努力很快便遭淘汰。

七點半的時候,他準備下班,這時,櫃臺行政人員桌上的電話響起,附近的同事似乎充耳不聞,甚至還有一個經過櫃臺前拿了東西就是不肯接起電話,蕭以旭只得走過去接起電話。

「保泰人壽您好。」

「我是徐成東,你還沒下班?」

「嗯,要下班了。」

「辦公室還有其他人嗎?」

「有。需要叫誰來聽嗎?」蕭以旭看了一下四周,還有一個也是屬於徐成東這個團隊的同事。「要不要叫Peter來聽?」

「不用了,你去我辦公室桌上找一份米黃色公文袋裝著的文件,麻煩你立刻送來日井餐廳給我,我桌上有日井的名片。」

「好。」既然是上司的交代,蕭以旭沒有多想,將文件拿起隨即下樓攔下計程車趕往日井餐廳,約莫二十分鐘,他抵達餐廳,進入餐廳表明身分之後,服務生隨即領著他進去。

日井餐廳是一間日式餐廳,是採會員制,每一位會員都有專屬的包廂,一方面讓客人有隱密的空間進食,二方面也方便談事情,包廂與包廂之間又有間隔;蕭以旭聽聞過這間餐廳,許多政商名流都喜歡來這間餐廳談事情,因為包廂的隔間做得也非常好,完全聽不見隔壁房的聲音。

先生,您的客人已經到了。」女服務生先跪在榻榻米的地板上,然後拉開門木門朝裡面頷首。「先生,請。」

「麻煩再上一份食物以及兩瓶清酒。」

木門稍稍拉開一點,蕭以旭眼角餘光看見裡頭有兩個人,等他進入以後,看見徐成東以及另一名年輕的男人,斯文、戴著眼鏡的男人,兩人之間的氣氛似乎有一點凝重。

「區經理,我把東西送來了。」他將東西交至徐成東手上便準備要離開,徐成東卻拉住他。

「吃過了嗎?」

「呃……」蕭以旭愣了一下下,心想徐成東的態度會不會太過隨意了點,他只是個跑腿的,應該用不著招呼吧。「正要去吃。」

「坐下吧,這裡的生魚片很棒,我幫你叫了一份。」

呃……蕭以旭再度無言,這時眉頭不禁皺了起來。「區經理,您不是還要跟客人談正事嗎?」他小聲地問。

「已經談完了,這份文件是要讓他帶回去參考,坐下吧,是我耽誤你的用飯時間,讓我稍微補償一下,今晚才能睡得安穩。」徐成東淺淺含笑,手上的力勁未曾減弱。

礙於另一名客人在場,蕭以旭只得席地坐下,他決定草草解決晚餐儘速離開。

過沒一會兒,服務生端上一道道精緻的料理以及兩瓶清酒,待服務生退下,徐成東逕自幫蕭以旭倒酒。

「區經理,謝謝,我不太喝酒。」

「放心,喝個一杯而已,這裡的清酒也不錯,你沒開車不是嗎?晚點我會開車送你回去,放心。」徐成東體貼的態度晚若對待自己的情人,加上兩人又靠得頗近,蕭以旭覺得不妥,想移動位置又怕太過明顯,只得低著頭接受他的好意喝了一杯溫熱的清酒。

「這裡的生魚片很新鮮,哇沙米也夠嗆,試試看。」幸好這次徐成東沒有幫他弄,完全讓他自己處理。

接著,坐在對面的男人開口,不過說得卻是蕭以旭聽不懂的日文,聽不懂也無妨,只要能轉移徐成東的注意力他便要感謝了。

中午才認為徐成東似乎是個不錯的上司,可這時他竟覺得應該繼續防備下去比較好。

第一口生魚片入喉,哇沙米嗆鼻的滋味立刻讓他猛咳了幾下,徐成東見狀忙著幫他拍背順氣,對面的男人又開口,同樣莫生的日文,只不過這次蕭以旭隱約聽出對方似是不太高興。

雖然他不應該亂想,可是從他們兩人的神情來看,蕭以旭總覺得自己好似捲入不該捲入的麻煩,這裡根本不關他的事情。

他想走。

「以旭,你要去哪?」幾乎蕭以旭一站起來,徐成東便拉住他的手。

「區經理,我有點不舒服想先回去……」

「好,我送你回去。」徐成東隨即起身。

蕭以旭嚇了一跳,不舒服不過是他想藉口先走的理由,就是不希望再和徐成東有牽扯,這下他要跟來,將會更麻煩。

「區經理,我想您跟客人在一起,我的事一點也不重要。」真的一點都不重要,請不要過分關照他。

「他不是客人,他是我弟弟,來找我麻煩的。」

對方顯然也懂中文,聽見徐成東這段話,立刻抬起頭,仍然用日語,不過這會兒顯然更激動,甚至還站了起來。

原來是兄弟,不是他以為的……情人口角,不過還是不關他的事情,他不想介入別人的家務事之內。

「區經理,我看我……」

「我送你回去。」徐成東篤定地對他說,之後轉頭看著那名年輕男人,以流利的日語說完,立刻拉著蕭以旭離開。

「區經理,這樣好嗎?」他以為兄弟之間應該更親密一點。

「我和他只是有血緣而已。」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