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最初的衛秋
  • 160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【老師】試閱~~18禁,請自行斟酌~

「現在,我們來上幾何數學……」

 

 

打程哲恩進門那一秒,馮英司的目光就像沾上了,始終沒有離開過他,他眸子銳利緩緩地由上至下,再由下回上地打量著面前俊秀清雅手裡還那拿著參考書的男人。

 

 

他的身體猶如猛獅一樣懶懶地趴在草原上,監視著下一餐的獵物,不急著吃,只是看著而已,注視著獵物的一舉一動,視線未曾移開,似是在盤算何時一口吞了。

 

 

程哲恩是他的 家庭 老師,是鄰居介紹的。

 

 

他每回過來,總是穿著一件襯衫跟牛仔褲。

 

 

襯衫最上面的釦子永遠死板地扣上,不留一點遐想空間,讓他無法窺視他的性感的肩胛骨,寬鬆的牛仔褲則是牢牢包住了他的下半身,不過儘管如此依舊無法阻止自己對他的性幻想。

 

 

每每,他都在腦子裡壓制住程哲恩,狠狠地貫穿他的身體,一遍又一遍地,合而為一的感覺如烈焰焚燒、如冰雪顫慄,教他忘懷不了。

 

 

程哲恩突然轉身,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究竟上了什麼課程內容,他全然沒用心在聽,眼睛鎖住他背部的曲線,由頸慢慢往下一點一滴地延至背部、腰部、臀部,以及最有力量的腿部,這些全都是他想要的部分。

 

 

假使能壓住他,扳開他的雙腿,扣住他欲反抗的手,體會著他身體深處的溫熱,那滋味該是多美妙,光是想像而已,他的下腹就已經湧出一陣鼓動的躁熱感,不斷地翻騰、不停地催促他快點行動。

 

 

今晚,他的家人全都不在,是他下手的最好機會。

 

 

他已經想了程哲恩足足半年之久。

 

 

這一刻,非到手不可!

 

 

「英司,你在想什麼,怎麼不專心聽課?快考試了不是嗎?」他笑問,臉上並無一絲怒氣,不太像是在教學生,反倒是在責罵淘氣的孩子。

 

 

馮英司迅疾握住他拿著參考書的手腕,參考書一下子掉在地上。

 

 

程哲恩對他的動作沒有任何防備,畢竟他們相差了十歲。

 

 

他一使勁,就把程哲恩的手拉至唇邊,低頭親吻。

 

 

程哲恩心頭頓時驚愕。「英司,你在做什麼?!」

 

 

「親你啊,這麼簡單還需要我解釋嗎?」抬眼,一雙懷著火熱欲望的眸子緊盯著程哲恩,瞬也不瞬,就像是午睡醒來欲將獵物吞入的獅子。

 

 

程哲恩這時才感受到一絲不對勁,然而他的手已經抽不回被馮英司牢牢握在掌心內。

 

 

「英司,別跟我鬧了,你快要考試,還是專心點吧。」他推了推細黑框眼鏡,嚴肅以對,要他適可而止。

 

 

儘管程哲恩的外表再如何鎮定,他依舊能看見隱藏在他眼底的驚慌,終於也讓他懂得怕了吧!

 

 

薄唇輕勾,帶有魅惑的笑容揪住了程哲恩的心。

 

 

他是絕對不會再放他走的!

 

 

程哲恩開始翻轉手腕想逃離馮英司的控制,無奈馮英司的身材、力道都勝過自己,他根本無法逃脫。

 

 

「英司,放開我,別開玩笑了。」他臉上仍掛著笑,只是那笑已有些僵,彷彿是瞭解接下來大概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恐懼。

 

 

馮英司聞言真的放手,程哲恩趁隙就要逃離,他又快了一步,壓上了欲開的門,順便落鎖,將程哲恩的身體扔至床上。

 

 

程哲恩一跌在床鋪上,反彈了一下仍不放棄想要逃離時,馮英司壯碩的身軀已經壓了上來。他的雙膝跪在程哲恩的腿間,讓他無法以腿反擊;他的手扣緊他,讓他的反抗力頓時變成零。

 

 

如今,程哲恩只剩下聲音而已,但他卻沒有開口。

 

 

「知道徒勞無功是吧?」馮英司輕易就看穿程哲恩的畏懼。「一旦你叫了救命,無論怎麼解釋恐怕都無法讓人信服的不是嗎?畢竟我未滿十八歲,可以告你誘拐未成年,就算||我是個男人也一樣,而且我平日那麼乖巧,身為同志的你,罪可就重了,老師。」

 

 

程哲恩眸底除了驚恐又染上濃濃的錯愕。「你怎麼會……」

 

 

「老師,你以為隱藏得很好嗎?每回你看見我父親的眼神就特別的不一樣,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呢。」唇邊的幅度漾開一股狡詐。

 

 

「既然你清楚,那你是打算怎麼做?」咬著牙,程哲恩問。

 

 

「聽你這聲音是不是想豁出去呢?」唇慢慢低下,在程哲恩的耳畔先是呼了口熱氣,引發他的顫慄後才輕吐致勝關鍵。「老師,我勸你最好不要,因為沒人會相信是我對你亂來的,要知道這社會的法律還是會比較保護我這種人喔!」邪氣的表情彷彿已經看見待會兒的極致歡愉而露出喜悅。

 

 

程哲恩瞪著馮英司,滿臉憤懣,卻又不知如何是好,因為他說得沒錯,光是未成年這項,加上自己又是個同志,怎麼能使人信服他居然是被迫的那一個!

 

 

「我有得罪過你嗎?」

 

 

「沒有。」若真的要說一項,就是程哲恩不該喜歡上他的父親。

 

 

「那你究竟想怎麼樣?就算我是同志又如何,有妨礙到你嗎?」他當馮英司是可愛乖巧的好學生,沒想到隱藏在他骨子底的竟是這般邪惡的行徑。

 

 

當然有||他就是不爽程哲恩的眼底為何每次都只能容納他的父親。每當他的視線由父親轉而落在自己臉上時總會有幾秒的怔愣,好似是將他當成了父親,但很快又回神過來,繼續將他當成學生。

 

 

他最恨的就是這點,他居然連父親的替身都當不了。

 

 

挺起身體,表情十分冷冽。「誰不去愛,偏偏愛上我父親,這就是你妨礙我的地方!」

 

 

瞬間,程哲恩五官凝出一陣驚愕,一股冷意爬上他的背脊。「你、你怎麼會知道?」

 

 

馮英司嗤笑了聲。「老師,我有眼睛好嗎?」再俯身,張嘴輕啃著他的耳垂,下半身也貼緊他,摩擦著。「你最重要的兩個秘密都被我知道了,現在,你該怎麼辦?」

 

 

不知是馮英司身體的靠近或是他近似威嚇的口吻,令程哲恩全身一震,彷彿被電擊似的,動彈不得。

 

 

「你想怎麼做?」

 

 

感覺程哲恩的手不再反抗,馮英司遂而放開他,捧著他的臉親吻。「很簡單啊,跟我||做愛。」

 

 

若說前面馮英司的行為已經夠讓程哲恩猶如墜落谷底的話,那麼這句話無疑是繼續將他打入地獄。

 

 

「英司,你知不知道自己、自己在說什麼?」

 

 

唇由臉頰、唇邊一路滑至他非常喜歡的鎖骨,不停地落下如雨一般的親吻。

 

 

「我當然知道我在說什麼,這兩個字如果你不明白,那我可以再詳細點解說||用你的身體來堵住我的嘴,要不然等我父親知道你是同志又喜歡他……」

 

 

原本已經放棄抵抗的程哲恩忽然奮力掙扎起來。「不准說!不准告訴他!」吼了兩句後,他的聲音又忽然像是啞了般地喃喃請求道:「別讓他知道,永遠、永遠都別讓他知道……」

 

 

「那就拿你的身體來堵住我的嘴吧!」

 

 

「跟我做愛就能讓你不說出去?」

 

 

「或許能、或許不能,就要看你的表現能不能讓我滿意。」下腹湧上的熱度與激動,奔向四肢百骸,如今他只想要快點在程哲恩體內馳騁,感受一下那種緊窒的極限。

 

 

「跟個老男人做愛會讓你興奮是嗎?」瞪著這個年紀比自己小上十歲的……是了,馮英司還是個未滿十八歲的孩子,怎會動起跟他上床的念頭?

 

 

「會不會興奮是我自己決定的。」邪惡的眼神一勾,下半身故意靠近了他,讓他感受自己的蠢蠢欲動。「還是你想幫我鑑定一下呢?」微挑的口吻藏有深深的引誘。

 

 

清楚感受到堅挺壓迫上自己,程哲恩緊皺著眉頭,除了不解仍是不解,可在如此的挑逗之下,他的身體竟也緩緩有了反應。

 

 

「英司,我們不能這樣的!」拒絕得斬釘截鐵。

 

 

「不能怎樣?」

 

 

馮英司年紀尚輕,他不能毀了他的前途。「你只是一時覺得好玩而已,別再逼我了。」被學生知曉自己暗戀他的父親,真的是尷尬到極點。

 

 

馮英司嘲笑似地咬著他的耳垂,不容他反抗。「老師,你的身體可比你的聲音誠實多了。」身體又往前硬挪,兩個充滿欲望的身體不停地碰撞著,勾起了一股原始的情慾。

 

 

程哲恩吞了吞口水,喉結上下滾動著,望著馮英司那張好看的臉,瞬間,他真的有幾分的猶豫。

 

 

他身為同志,對男人本就沒有抗拒能力,尤其馮英司還跟他有張相似的臉龐,他居然有幾分動心。

 

 

「老師,是拒絕還是答應呢?」他笑,十分得意。

 

 

   

 

 

靜靜不動,凝視著他的眸子。

 

 

程哲恩放棄也是同意,更是嘗試。

 

 

「抬起頭來看著我||」馮英司強硬的命令。對於程哲恩終於不再抵抗,他很高興,但也是先警告。「待會兒,如果叫錯我的名字,就由妳好受了,聽見沒?」

 

 

「……」被迫跟個不愛自己的男人上床,還要他尷尬到什麼程度?

 

 

馮英司扣住他的下顎,逼著他非看著自己不可。「聽見了嗎?」最嚴肅的表情卻有著最溫柔的口吻。

 

 

「嗯。」他不情願地吭聲。

 

 

終於要成為他的了……馮英司異常興奮,雙手由下往上探入他的衣服內,摸索、徘徊、尋覓,沿著他的骨骼、肌肉蜿蜒揉搓。「沒想到藏在衣服底下的還挺有料的。」

 

 

感受到胸前的突起被捏著,程哲恩露出了一副忍耐卻又抵抗不住的表情,可逸出口聲音卻充滿歡愉。

 

 

「原來這裡是你的敏感帶啊……」意圖不軌的聲音消失在嘴裡,因為他的嘴另有用途,隔著布料咬住了小突起。

 

 

「啊……」沒料到馮英司竟有如此的舉動,一時竟忘情地低喊,很快地摀住自己的嘴,一下子又被拿開。

 

 

「做什麼?我就是要聽你的聲音。」跟著,解開他襯衫上最下面的三顆釦子,往上一扯,繼續肯咬他最敏感的地帶。

 

 

承受馮英司壓過來的體重,程哲恩只得靠撐在桌上的雙手勉強維持站立的姿態,可他的腿卻不自主地微微顫抖著。

 

 

溫熱如蛇滑溜般的舌尖,一處一處地舔著,唇瓣一小口一小口吸吮著,留下了斑斑濕潤的紅印,他相當喜歡看見程哲恩因為自己的動作而露出滿足。

 

 

之後慢慢往下來到肚臍處,伸出了舌頭探入,立刻引發程哲恩的反應。

 

 

「英司,你做什麼?」驚呼。

 

 

「既然答應讓我為所欲為,還管我做什麼,靜靜享受就好了。」

 

 

享受?!是折磨吧,最令人無法拒絕的折磨。

 

 

瞧見程哲恩為難的表情,馮英司起身在他耳邊輕喃:「我想要你幫我做……」

 

 

往下拉住他的手然後覆蓋在自己已經快要出閘的欲望之上,用力一按,他先是低喘,才道:「用你的嘴||幫我。」

 

 

程哲恩瞠目,這種事他雖然做過幾次,但看著這張年輕的臉,他很難……

 

 

馮英司只是禮貌性地問,可動作卻已經在持續了,只見他拉下褲子的拉鍊,褲子下的硬挺早已昂藏,蓄勢待發。

 

 

「來吧,等著你。」

 

 

在莫可奈何的情況下,程哲恩只得湊近,張嘴一口含住他的勃發。

 

 

慢慢地吞吐著,一鬆一緊,程哲恩高明的技巧點燃了馮英司體內更深的欲望,一次比一次更深地解放他,直到前端滲出透明的液體。

 

 

「好了,這樣就夠了。」馮英司才放過他,拉住他的身體讓他坐在桌上。

 

 

「那裡有床……」程哲恩汗顏地說出這四個字。

 

 

「在床上做太無趣了,我要你永遠記得跟我的這一次,書桌||應該會比較令人記憶深刻吧,老師?」一聲聲的老師,叫得程哲恩心虛不已,可壓抑在他內心底下的慾火卻不住地激起一波又一波的高潮。

 

 

他是真的開始渴望著馮英司了,這樣對嗎?

 

 

解開程哲恩的褲子,馮英司雙手探了進去撩撥著,圈住了他的間挺開始套弄,時快時慢地令他幾乎要叫喊出聲。

 

 

「抬起腳。」

 

 

程哲恩聞言照辦,長褲連同內褲一併被褪下,扔在地上,此刻除了上半身的襯衫之外,他沒有任何遮蔽身體的東西,在馮英司面前幾乎是完全的赤裸。

 

 

真是美不勝收。

 

 

禁不住馮英司帶著玩味的視線,他想合併雙腿卻遭他制止。「我想這樣欣賞你,不准合起來。」

 

 

「這樣……有什麼好看的?」明明是待在冷氣房內,身體卻覺得躁熱不已,臉上也是,他想應該是尷尬導致,被一個學生挑逗至此,他相當汗顏。

 

 

「非常美麗。」毫不低俗,他的眼神彷彿是在欣賞一件絕美的藝術品。「換你幫我脫衣服。」

 

 

馮英司舉起手,程哲恩便將他的衣服脫下,露出古銅色精壯的好身材,加上他的身高夠高,一點也不輸模特兒。

 

 

「摸我。」

 

 

程哲恩頓了一下,繼續照辦,雙手顫抖地按上他的胸膛,感受著他心跳的鼓動,順著手傳導到他體內。

 

 

「還滿意嗎?」他自己可是得意得不得了,就為了讓他覺得喜歡。

 

 

不語,低著頭的他已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。

 

 

「幹什麼又不看我?」

 

 

「你明明就不是同志,為什麼要跟我做這種事?」他頗無奈。

 

 

「哪條法律規定我不能跟你做愛?我想就想,還有什麼為什麼,當然了,你也能拒絕啊,只是下場肯定不會很好就是了。」他挑釁。

 

 

看準程哲恩無法抗拒,馮英司眼中盡是篤定。

 

 

「你明知道我不能……」說到最後,索性別過頭去。「快點做吧!我想早點回去。」

 

 

既然都答應,他願意忍耐。

 

 

馮英司聽了,滿肚子不爽,那口氣彷彿將他當成了只想發洩欲望的野獸一樣。

 

 

「我不喜歡你用這種口氣對我!」他不滿。

 

 

「要我尊重你,你至少得先尊重自己吧?看看你現在的行為值得我尊重嗎?」他也不是沒脾氣。

 

 

馮英司吹了幾聲口哨。「喔,生氣了啊?你生氣的樣子也很好看。」

 

 

「馮英司!」到底他眼中還有沒有尊師重道的倫理?

 

 

懶得答腔,低頭就封住他的唇,既然他要這樣想,就讓他這麼想好了。

 

 

他就徹底當隻野獸||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